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/  轻阅读  /  散文  /  详情
难忘农信年,锱铢必重
作者:王新江 发布时间:2022-12-29 阅读:693次

逝者如斯乎,转眼入行农信事业已经17年了,走过青年,步入中年,期间的雨打风吹都已渐渐模糊,唯有2006年的新年前夕结算夜发生的故事至今难忘。


那是我入职的第一年,被分配到距离市区最远的白山信用社。当时,白山信用社还是一级法人,年终单独决算。12月31日这天,会计员葛姐忙着摊成本,算收入,提拨备,据说今年的经营成果很不错。主任我们几个则围在一起打扑克,忙碌了一年,大家都很放松。年夜饭定在晚上7点准时开始,院中大锅里的猪肉炖酸菜早已熬得香气四溢,每个人都翘首盼望着新年的到来。


马上要开饭时,信贷员杨哥的电话突然响起来,原来是他得到老岭村一名“线人”的报告,一名离家多年的赖账户张某潜回村里,准备卖掉房子举家南迁。


不良贷款就是命令,清收就是责任。
单位班子成员简单交换下意见,决定由主任、信贷员杨哥还有我组成清收小分队,直插老岭村赖账户家中。

老岭村距离信用社约有20多公里,路上北风呼啸,汽车在坑洼不平的水泥路上东摇西晃,透过昏黄的车灯,只见冰冷的雪粒像箭一样打在挡风玻璃上,噼里啪啦直响。


晚上近8点我们来到老岭村,当我们如冰人一般出现在赖账户张某面前时,正吃火锅的他瞪大眼睛一脸惊愕的望着我们。


没有客套,信贷员杨哥直接开门见山阐明我们来的来意,要求张某履行还款义务。起初张某还存有侥幸心理,声称这几年在外打工也没攒下多少钱。看着张某飘忽的眼神,再看看他手里拿的名牌手机,机警的魏主任断定张某还是存在赖账不还的侥幸心理。于是直接拆穿了张某举家南迁的图谋,并言辞警告他,信用社已经将他起诉,现在已经走到执行程序了,法院现在就可以拘捕他。


经过来来往往1个多小时的唇枪舌剑,在我们寸步不让的坚持下,张某最终败下阵来,坦言在南方有了稳定收入,这次偷摸回来就是想卖掉房子举家南迁,没想到信用社的工作人员这么负责,死冷寒天的还能追到家里来。最终张某还是一分不差的还清了所有贷款。


回来的路上暴风雪更大了,天地混沌在了一起,但我们的情绪很高涨,一路有说有笑的。


晚上10点多,我们回到信用社,家里人全都翘首以盼,听说我们满载而归,全都欢呼起来。那年的年夜饭我们吃的很晚,但吃得很香,一直到现在,都记忆犹新。


新年将至,重温故事,凡人微光,致敬所有追求梦想的农信人!

编辑:陈静

点赞: +1 1
金融作家芳草地
金融作家
芳草地
返回顶部
返回
顶部